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院领导 >> 正文
刘华为:以“岐黄之术”助力健康中国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7/8/28 11:11:13 来源:新华网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解决世界性的医疗、医改难题,建设健康中国,都离不开中华民族的国粹中医药。在陕西有一位凭借卓越的医术和扎实的理论功底,将国粹中医发扬光大的中医教授,他就是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原业务院长刘华为。
    中医是中华民族在疾病斗争的过程中逐渐发展起来并不断自我完善的医药知识系统,不仅曾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作出过巨大的贡献,也在今天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防病治病作用。

    岐黄之术的优秀继承者

    解决世界性的医疗、医改难题,建设健康中国,都离不开中华民族的国粹中医药。近日,国务院发布《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中医药产业列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中医药正式纳入国家发展战略。在陕西有一位凭借卓越的医术和扎实的理论功底,将国粹中医发扬光大的中医教授,他就是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原业务院长刘华为。 

    少年时的刘华为聪颖好学,家里所藏中医书籍,虽然纸色苍黄,都成为了他甘之若饴的选择,如《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临证经典,乃至《千金要方》、《千金翼方》等方书,《本草纲目》等本草,他都认真研读。无论是数九寒天,还是烈日炎炎,常有人看见他骑着自行车,带着干粮,外出学医的身影。他甚至跑到六七十里以外的眉县,求学当地有名的中医,诊病处方。他边看边记,一有空隙,他就把“偷”来的方药记在一个小本子上,回家后再琢磨思考,并翻看医书对照。

    1968年,岐山县文教卫生局推荐他到县医院学习。在县医院,他一如既往地孜孜不倦,这段经历成为他以治病救人为终身志向的关键一步。由于出类拔萃,他来到了当时最缺医 少药的五星村,创建了该村的合作医疗站。在这家简陋得不能再简陋得“医疗机构”里,他用最深沉的热情接待每一个患者,尽心竭力地为乡亲服务。无论半夜三更,还是雪满荒原,只要得到消息,他背起药箱就走。有时刚端上饭就来了急诊病人,他立即放下饭碗,先行救治,当患者转危为安时,他却饿的几乎站立不住了。

    1985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陕西中医学院研究生,师从首届国医大师张学文教授攻读“温病理论与临床研究”专业。1988年,刘华为进入了陕西省委机关医院,在这里早年的积累成为进步的阶梯,而按中医思维诊治疾病,更成为他的特色。很快,患者的赞誉和社会的好评接踵而至。

    2002年起,他虽已是陕西省中医医院副院长,但仍坚持出门诊。2010年,刘华为教授退休了,却依然忙碌。除了每周在本院的固定门诊外,更多的患者则找到了陕西省中医药管理局支持建设的“陕西省名老中医刘华为传承工作室”。在这间不大的工作室里,刘华为一如既往地认真细致,关爱患者,也一如既往地健谈和循循善诱,不仅得到患者好评,更赢得了学生们的敬爱。 

    中医理论的杰出开拓者

    “气”,是中医最重要的范畴之一,一般认为有推动、温煦、防御、固摄、气化、营养六大功能,唯独“气化”,不仅使初学者挠头,专家们也多有不同观点。“气化”,似乎真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刘华为认为,“五行气化论”既是理论,又不止是理论,其关键意义在于可以直接指导临床诊治,将“五行气化”与“辨证论治”结合起来,理论上有理有据,技术上执简驭繁,效果上事半功倍。人体生理活动必须依赖脏腑的气机气化来完成,脏腑气机气化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气的运动称为“气机”,是人体脏腑经络之气的运动方向,表现为升、降、出、入,而且出入有序,升降相因,以维护人体表里内外的动态平衡。气的运动变化及其所伴随发生的物质转化和能量转化的过程称为“气化”,是对人体物质代谢的高度概括。气机失司,气化失常,必影响代谢,留滞邪毒,耗伤正气,从而百病由生。治疗的关键则在于调节气机,促进气化,恢复脏腑正常的生克制化关系。

    中医人才的卓越培养者 

    “中医是中国原创性的医学科学,几千年的实践证明,中医的作用是经得起考验的。至今,其许多理论,实践经验和方法仍处在世界科学的领先地位,引领着未来医药发展的方向。”刘华为认为,有义务将这一中华瑰宝更好地传承下去,更好的服务人类。

    现今的刘华为,已是国家一级主任医师、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第四、五批中医药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被确定为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是陕西省中医医院肺病和肿瘤两个学科的学科带头人。他还担任着国家“天使工程项目”,陕西中医肿瘤中心主任。而这一切,既缘于他少年时的梦想,缘于他对“中医路数”的信念,更缘于他对“大医精诚”精神的体悟和践行。(伊文)(3)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