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陕西(从严治党 营造良好创业环境) >> 正文
西安托管班现状调查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8/9/10 8:54:29 来源:华商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原标题:西安托管班现状调查


    登记备了案,就万事大吉?

    挤满架子床,出了事怎么办?

    盈利有限,饭菜质量如何保证?

    学校应公示却没有公示,谁之过? 

    小区的托管班,物业到底如何管理?

    新学年刚刚开始,托管班与所在小区业主之间的矛盾似乎在不断凸显: 

    曲江一小附近的中海熙岸小区内出现了数十家托管班,业主认为孩子们严重干扰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于是拒绝孩子们进入。现在小区托管班均暂停营业。

    像中海熙岸小区不待见托管班的现象并非孤例。托管班能不能开在小区里?政府职能部门如何监管?托管班与周围人群的矛盾该如何破解?

    近日,华商报记者走访西安城区近百家托管机构,发现托管班在开设运营方面仍存在着不小的问题。

    记者走访 

    外面招牌和实际托管名称不符

    大学南路小学位于黄雁村附近,周围的托管班火热异常。9月6日上午,华商报记者以给孩子找托管为由,到大学南路小学门卫处询问附近托管班备案情况在该校有无公示,得到否定答复。但门卫表示学校对面就是一家托管,而且附近小区里有很多。 

    学校对面是一座三层小楼,小楼顶部一个巨大的招牌书写着“趣瞳安亲托育中心&三叶艺术培训中心3F”,记者上3楼后却并未找到这家托管机构,而是西安小天鹅艺术团佳禾托教中心。听说给孩子找托管,前台负责接待的女工作人员热情地领记者参观了宿舍、教室和厨房,并称还有空缺位置。该机构厨房门口墙上贴着一张印刷模糊的校外托餐场所备案证以及几个相关人员的健康证明。这名工作人员称,这里原来的趣瞳安亲托育中心是连锁经营,店太多无暇照顾这个店,于是他们佳禾就把托管开在了这里。她表示,一个孩子中午来此吃饭休息,下午吃饭辅导作业他们称之为全托,费用是1500元,打完折大约接近1400元。

    小区十几家托管 仅六七家备案 

    大学南路附近的托管班大多藏身住宅小区内,与学校一墙之隔的东泰之光小区就是一个托管聚集的小区。

    新少年托管辅导中心开在该小区2号楼,一套三居室变身为教室、宿舍和用餐处,室内墙上贴着备案证及相关手续。一名负责人称,该机构全托费用为1300元每月。 

    华商报记者走进该小区3号楼的天天向上辅导托管中心时,工作人员正在包饺子。一名负责人带领记者上到3楼另一套房内,“孩子们都在这里学习休息,有专门老师看管。”这名负责人表示,一楼是他自家的房子,这间房子是他租的。而这家托管的全托费用为1200元。华商报记者在这家机构房内仅见到几个健康证,并无托餐备案证明,但负责人表示他们办过了,进行简单寻找未果后表示可能是妻子放到别处了。

    在另一栋楼的一楼,有一家名为宝贝托教中心的托管机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还有空位,全托费用1100元。在这家托管内,记者仅看到贴在墙上的几张健康证,未见备案证,工作人员寻找一番表示未找到。

    “我们这个小区得有十好几家托管班,好像只有六七家备案了,人家也照样开班招人。”一名托管班负责人如是表示。

    老旧住宅楼现“金牌托管” 

    在文艺路小学南侧文艺北路6号院内,临街的一栋老旧住宅楼内,开设着两家托管机构。一个名为崔大妈托管,华商报记者参观发现,房间地方不大,但较为整洁,厨房尤为干净。据崔大妈介绍,房子是自家的,她们属于家庭经营,已开了好多年。华商报记者发现,屋内墙上除了一份发于2018年6月1日的备案证外,还有一面金灿灿的牌子,上有“托管金牌认证客户”字样。崔大妈说,她开办托管多年,来的孩子几乎都是熟人介绍的,她对孩子们也是尽心尽力,颇受好评。崔大妈表示,她们把午托和晚托加在一起称为日托,区别于需要提供夜间住宿的孩子,日托每月900元。

    另一家名为文小红领巾托管,位于一单元4楼,该机构备案手续也较为齐全,费用为日托每月850元。 

    无手续家庭式托管藏身高楼

    “在马路对面的泰华世纪新城二期楼上。”华商报记者询问文艺路小学门卫有关附近托管班在学校的备案公示时,门卫称学校未公示,并为记者介绍了对面高层17楼的一家托管班。随后华商报记者在对面楼下未见到任何托管班标识,乘电梯到17楼后发现楼道内冷清无一人,也无托管班的招牌。尝试敲开了学校门卫介绍的房号,才发现这里果然“藏”着一家托管机构,客厅内并排放着多张架子床,有老两口称,托管班是他们女儿开办的,他们是帮忙的,平时帮助照顾学生、做饭等。在该托管班内,未见墙上有任何备案手续。经询问,两人承认没有办理备案手续,并称该楼上有多家托管,未听说哪家有备案。

    学校公示69家,周围却有上百家

    东城第一小学位于纺织三路,在大门西侧,贴着《2018年灞桥区纺织城辖区小饭桌登记备案信息公示牌》,上面公示了69家托管班。“虽然学校公示了近70家,但实际上有上百家。”一名托管班负责人说,一些没有手续的托管机构藏身在老旧社区里,生意火爆。 

    华商报记者来到纺织城纺三区北区佳乐家托管班,该托管班窗明几净,但在门口的公示牌上,备案表栏目是空的,未见备案登记手续。

    负责人说,现在托管班有30多个孩子,基本都是朋友介绍来的。她自2004年开始一直办托管班,今年原本不想办,因此没有去备案,但家长们极力挽留,劝她办下去,说觉得将孩子放到别的托管班不放心,她就决定再办一年。 

    居委会说了算,备案手续可不办?

    燕子托管位于陕西师范大学家属区专家3号楼一层,面积较大,属于私人托管,只有4个孩子,记者未见雁塔区校外托餐机构登记备案证。对此,负责人称,备案的事情他们早就问过备案处,对方说他们这种由师大居委会说了算,居委会也于年初时给了答复,所以不担心这个问题。 

    有小区居委会的批准就可以不用办理相关备案和手续?记者随后向该家属区内一些正规托管班咨询此事,对方表示,小区内确实存在着很多私人未办理证件的托管班,应当向雁塔区相关部门备案。

    托管刚需 

    “三点半现象”需妥善解决

    托管机构为何这么火呢? 

    “是小学普遍放学过早与家长们巨大的工作压力共同导致了托管热现象。”城东一所小学的校长郭老师分析,一般情况下下午三四点就放学了,业内称之为“三点半现象”。此时,家长们还在上班,接孩子、照看孩子就成了一个难题,有了托管代管模式,孩子的生活饮食得到照顾,托管班提供的学习辅导功能也免去了父母的督导之苦。

    “西安出台了弹性离校政策,确有需要的家庭可在孩子放学后短时间留校,有校方免费照看。”郭老师说,但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 

   知名教育心理学专家刘鹏认为,小饭桌监管为备案制,管理较为松散,而弹性离校无法满足家长个性化优质需求。社区三点半课堂也只是简单看管。做好课后服务,需要加大资金政策投入、老师付出服务投入。

    首先,政府投入是否足够的问题,如果只是按照有限的投入来设计无限的服务,现实中无法实施。第二,学校做课后服务也的确存在老师负担过重的问题,如何把时间还给老师,让老师用有限的时间精力去关注教育教学,这也是一个现实问题。第三,真正根本原因是,公办学校长期以来服务意识欠缺。实行“真弹性离校+限时作业”才能做到学生不背书包回家,没有书写作业,落实到减负根本上。(3)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