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况反映 >> 正文
不能让自吹自擂者再有市场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8/9/10 10:10:23 来源: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不能让自吹自擂者再有市场
     魏楠仁
    两年多前,正当省委、省政府按照中央“两学一做”教育要求,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时候,可在三秦大地上有位“副厅级”退休干部王某某,则把自己比芝麻还碎地事硬要吹成西瓜。到处炫耀自己的“五马张枪”,自我标榜对社会的“贡献”。所以在许多当事离退休老干部中,戏称:此人“脸比西安城墙厚”。下面列举此人2016年在某网站上发的《一生听党的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片段。
    人到老年,回忆一下自己,甚至写个自传类的回忆录都是很正常的事。一是可以教育子女,追忆似水年华,回顾过往人生,知道老一辈一生是怎么过来的?二是对社会也算是个交待,从曲曲折折一生实话实说中,让人感受做人做事的品德和对人生的感悟,传递的是精神,甚至智慧。
    可王某某的流水账文章则说:“今天是我八十岁生日。回忆当年,那真是一路顺风,乘风破浪,风雨无阻,节节取胜。”
    “在延安工作二十二年是我的青春时光,一路顺风。”
    “工作的最后三年在安塞县蹲点,得到县上嘉奖,地委行署领导的夸奖。9月份退休时机关召开欢送会,又进行了口头表扬。”
    “但要提一提几个数字,就知道研究会在十三年的过程中,为全省果业的发展做出了显著成绩。比如:大樱桃从六十年代开始试验示范只有几十亩,一下子发展到2015的近四十万亩,再比如:全省的猕猴桃面积由原来的10多万亩,2015年的计数达到70万亩,全国面积才80多万亩,这不成了全国第一吗?”
    知情的人都说,他硬把全省各级党委、政府和农林部门和广大农民的功劳拦在自己头上,真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二字。
    再看他下面还要“谦虚”一番:“这些成绩,这些荣耀,这些光环都是研究会的精英、能人带领广大果农取得的,是他们日夜操劳,辛辛苦苦得来的,功劳是他们创造的,我作为会长只是起了组织者的作用,我受到的荣誉、奖励,是他们委托我承接的,光环虽戴在我的头上,发光体是广大果农,是专家教授,是草根专家。我永远是这样认为的。”
    ......
    评书表演艺术大师 单田芳曾经揭露过某些人是“狗掀帘子只指仗着嘴。”
    于是,不由得使人想起过去一首形容自吹自擂的老诗:
    真看吹牛不上税,
    整天自吹又自擂,
    死要面子多么累,
    被人拆穿脸发灰。
    其人的真实面目是什么呢?和他一起工作过的说:“那人不可交,和他只要一起共过事,十有八九他都要告。”为什么呢?因其要文凭没文凭,要水平没水平,但有一点就是恶毒。凡来运动,王某某就特别积极,跟得特紧,把他的领导视若仇人,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正如他自我回忆标榜的那样:“57年夏天,队上派人来工地通知我回延安参加‘反右斗争’。反右一结束,党支部书记和人事干部要我写入党申请书,11月16日我就成了预备党员。”
    文革中,他更是这样,因当时被诬陷的中央一领导和他是同县人,他就极力“划清界限”,恶狠狠地要“批倒批臭。”四十多年后,他又称和中央一领导“是老乡,熟的很。”据多方调查,他根本没见过面,不相识。单位新换领导,他就马上去告原领导,造成了一些人的错觉,把他连升三级。他自己在回忆中都说:“79年2月提为秘书处副处长,后连续升到项目处处长、计财处处长、办公室主任。”
    凡是和他一起工作过的,一提起他,都恼火之极。说他“睁着眼睛说瞎话,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远的不说,就说他1996年退休后,自刻章子,自立牌子办的什么“研究会”,十几年中,他按给他钱多少,煞有介事地“任命”了近百名“会长”、“副会长”、“分会长”,据当过他的这些“官”的人说:“长的干不到一年,短的干不到三个月,他就又‘任命’别人了。”凡被他“任命”的人,都是要给他“报销”多少钱说事。他“任命”过的种种“会长”,如若觉得上当受骗,事后都会又被他“倒打一耙”,莫名其妙地被他诬告到中央、省上,以显示他“一贯正确。”
    他的“研究会”为什么会有人“加入”呢?主要是他拉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打着领导旗号,以能弄来“补贴款”为幌子,骗得不少人倾家荡产。有个县一个卖生产资料的,被他骗了几万元后,他授给人家“某某省老领导亲自抓”的铜牌,并让在门头刻上“省老领导亲自抓的基地”字样,这在全国罕见。据不完全统计,十几年中,他骗人至少在数百万元之巨。这还不够,他今年元月,又在渭南假冒起了副省长。由他“任命”的所谓“会长”在会上又是作重要讲话:“我们做的事是替政府解忧,为群众搭建平台,把花椒产业做大做强……。”又是下发了“陕西省政府原副省长、陕西省名特果品产业开发研究会终身名誉会长”的书面讲话,要求要怎么做怎么做做。说的天花乱坠,实则完全相反。
    列宁曾经说过:“吹牛撒谎是道义上的灭亡,它势必引向政治上的灭亡。”今年5月8日,省民政厅正式宣布其“研究会”为非法组织。但其还不老实交代问题,相反又到处造谣污蔑查处他的省民政厅、省公安厅。但受其骗得人讨其被骗款呼声不止,组织对其进行查处,他是奈何不了的。(3)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