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从严治党 营造良好创业环境) >> 正文
落马官员对办案人员谈起麻将“两眼放光”:出去还赌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6/2 10:42:02 来源:中国经济网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原标题:面对办案人员,贪官谈起麻将“两眼放光”……他们为何成了牌桌上的常胜将军?)

    “不怕官员一身正气,就怕领导没有爱好”,领导的“爱好”,这几年重新成了热门话题——有的领导爱好摄影,拍遍了大江南北域中国外;有的官员爱好泼墨,店招题遍了大店小肆大街小巷;有的沉湎于玉石,成了“玉痴”;有的迷恋于陈普,成了“茶王”;还有的酷爱紫砂,成了远近闻名的“壶哥”……

    但更为“普遍”的“爱好”,恐怕还要算麻将,四角方城,从“小来来”到豪赌一场,从“怡情放松”到通宵达旦,有的官员的“方城之恋”,到了什么地步呢?这里仅举两例,当然也是挂一漏万——

    例一,原广安市政府副秘书长汪智勇,以“右腿骨折、行动不便”为由,一直未上班,无论多么重要的公务一律推掉。汪秘书长上哪去了呢?包了星级酒店一套三居室豪华套房,住了40多天。这40多天里,汪智勇不分昼夜,与开发商老板打麻将,斗地主,直打得昏天黑地、乐不思返。

    例二,深圳市原中级法院副院长黄常青,酷爱麻将,不可一日无此方城,竟在自家阳台专门搭建了麻将房,天天召三唤四聚集“麻友”。黄院长“进去”了,面对审查,“他常常陷入悔恨,不能自拔”,但只要一与办案人员谈起麻将,立即“迅速抽离”,两眼放光,绘声绘色地介绍起“和平麻将”来,手舞足蹈地吹嘘曾经的“辉煌战绩”,甚至反复道“等我出去了,我们一起切磋,我肯定赢你”……

     汪秘书长与黄副院长们,为什么如此痴迷于麻将?他们哪来这么多的赌资本钱?他们就不怕大赌伤身、倾家荡产?这也许是坊间网上人们的一点疑虑——其实这疑虑一点也不必有,贪官们日夜麻将,因为他是赢家,是“常胜将军”,墨吏们沉迷方城,因为这是日进斗金的“生财之道”,你看这个汪智勇,40多天里在赌桌上就“赚”了百余万,你看这个黄常青,万一失手,立马就有“麻友”出来,说一句“输了算我的”,更不要说他们的“本钱”,每每有老板“铺底”呢——你没听说老板们与南充市原副市长邹平打麻将,一次几万十几万地“输”给他,“哪怕是自摸清一色也不敢和”啊!

    这里有一只节前才披露的“麻雀”,稍加剖析,便可明白有的官员为什么痴迷麻将乐此不疲的奥秘了——绵竹市人大党组原书记、主任冯军,在麻将桌上通宵达旦,这些年来,通过“假赌”总共“赢”了1114万呢!

    冯主任的一千万,是怎么“赢”来的呢?比如说,“老板约我打牌,不会和我的牌,还故意告诉我他要和什么牌,于是我从不会输,每场都是赢家,赢钱的感觉真是其乐无穷”。冯军与某运输公司董事长刘老板一年要打20多场麻将,刘老板故意输给他好几十万;

    又比如说,游老板找到冯主任,请其解决采矿权和土地证,也是在酒店茶楼或公司内部搓麻将,100元起翻,一个晚上冯军可赚近十万。冯军偷牌、换牌、看牌,小动作百出,游老板睁只眼闭只眼,让他做个彻头彻尾的“大赢家”。几年牌打下来,游老板竟“输”给了冯主任整整一百万!

    再比如说,某矿业公司董事长范老板为煤矿复产、贷款贴息事,请冯主任“打牌”。可是范老板不会搓麻将啊,那也无妨,每每找人与冯主任“凑局”,又每每事先将“铺底钱”单独塞给冯军,一次好几万,范老板给冯的“铺底”就又达好几十万……

    对于冯主任的“一千万”,再加评论都是多余的了——某些官员的“爱好”,早已不是什么“人之常情”,而已是受贿甚至是榨取的腐败之道,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这些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在方城中的豪取巧夺“其乐无穷”,以及那些老麻将桌上要输百万银子的“老板”们的“无哭之泪”,对于某些贪吏的“爱好”已经做了最好的注解啊!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