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做人做事 >> 正文
重阳重读: 毛泽东《采桑子·重阳》——逆境中旷达奋进的千古绝唱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8/10/17 19:39:53 来源:轻轻松快乐学语文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今岁又重阳,这次重读毛泽东《采桑子·重阳》,我侧重读的是伟人深处逆境的旷达胸怀。

  遥想当年,毛泽东已近36岁,革命尚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他却遭遇了人生最艰难的岁月。1929年4月,井冈山收到了党中央2月7日写给毛泽东、朱德并转湘赣边特委的指示信,信中强调城市工作的重要性,认为红军在农村的前途是悲观的。中共中央决定把红四军拆散,将具有凝聚力的战斗部队,拆分成小部队。——这不仅是对毛泽东立足“敌强我弱”实际,认定的“农村包围城市”正确革命道路的断然否定,而且,还要彻底毁掉他辛苦创建起来的革命队伍!

  1929年5、6月间,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尽管已顺利攻占龙岩,但是,在6月22日召开的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被朱德、陈毅等批评为搞“家长制”,不但没有被选为前敌委员会书记,还失去了党内和军内一切职务。——毛泽东从红军领导岗位,一下子成为了一名普通的革命者,在革命征途中掉进了人生低谷。

  随即,毛泽东离开他心爱的部队,赴上杭、永定等地开展土地革命工作。这期间他患上了严重的疟疾,险些丧命。——真个是“屋漏偏逢连天雨,行船恰遇顶头风。”何等凄惨!

  这一年的10月11日,恰逢重阳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和人生境遇下,毛泽东伫立在上杭的山间,看到秋日里漫山遍野盛开的菊花,挥笔写下了《采桑子·重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

  面对逆境和挫折,面对失意和落魄,毛泽东没有悲秋,没有陷入小我之中,而是摆脱个人的荣辱得失,一扫凄凉寂寞之感,站在历史的、哲学的、人类的高度抒发着他的壮志豪情。

  这首词起句便引用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的诗句,幻化为“人生易老天难老”,写出了人生的感慨,李贺写“天亦老”,而毛泽东则用“天难老”展现“慨当以慷”的大气。“人生易老”是毛泽东将人格的宇宙化,“天难老”则是毛泽东将宇宙的人格化。放眼革命未来,“今又重阳”是“岁岁重阳”的递进反复,点燃着诗人胸中的豪情。

  “战地黄花分外香”,是上半阕的点睛之笔,以诗词创作赋和比的方式,进行抒怀。毛泽东从秋日里傲霜的菊花,想到的不是悲秋,而是经过硝烟炮火洗礼的战士斗志,在秋风寒霜中绽放的野菊花,平凡质朴却开在万花凋谢之时,其品格和生命力具有现实与象征的双重性。黄花装点着战地的重阳,被装点的重阳时节的战地“分外香”。这是何等令人景仰的淡定从容,何等坚定的革命道路自信!

  下片承“岁岁重阳”“今又重阳”的意脉,写凭高远眺,将诗的意境向更深更阔处开拓。岁岁有重阳,秋去又秋来,“一年一度秋风劲”,这个“劲”字,力度极强,写出秋风摧枯拉朽、驱陈除腐的凌厉威猛之势,笔力雄悍,极有刚健劲道之美。

  此情豪迈异于东风骀荡、桃红柳绿、莺语燕歌、温柔旖旎的春日风光。劲烈的西风、肃杀的秋气在作者心中引起的不是哀伤,而是振奋。诗人的感情、统帅的气质决定了他的审美选择:“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天朗气清,江澄水碧;满山彩霞,遍野云锦,一望无际,铺向天边,这瑰丽的景色难道不“胜似春光”么?

 

  逆境出大作,逆境出旷达,逆境催人奋进,逆境中毛泽东转而在地方继续组织革命,继续上书中央阐明其对革命道路选择的正确主张。

  1929年10月,陈毅带着“九月来信”从上海回来了,他向前委传达了中央的指示,又去请毛泽东,把“九月来信”亲自送到毛泽东手上。

  11月26日,大病初愈的毛泽东恢复职务。毛泽东、朱德率领部队转入思想整顿和军事训练,红军九大召开了历史上著名的“古田会议”,确立了从思想上建党和政治上建军的原则,成为党领导下的军队建设史上的里程碑。

 

  毛泽东这首创作于人生最艰难、失意和落魄中的诗词,写重阳节的战地风光,描绘得那么鲜明爽朗,给人以强烈的美感享受;写对自然和人生的看法,表现得那么豪迈乐观,又给人以刚毅的意志鼓舞和智慧的理性启发。

  这首词虽然已经诞生89年,但因其表达的壮阔旷达胸怀和跨越时间的艺术感染力,每次读来都倍觉鼓舞,催人奋进,不愧为重阳佳节的千古绝唱。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