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从严治党 营造良好创业环境) >> 正文
山西煤老板黑金人生:用美女贿赂 打县委书记耳光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8/10/18 12:38:44 来源:新京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原标题:私设公堂,组建保安队 | 吕梁煤老板陈鸿志的“黑金”人生
      “他是通过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一些暴力手段,以及断路、断水、断电一些软暴力手段,非法夺取煤矿资源。有公司三十多个,累积资产上百亿。”
 

文|新京报记者 卫潇雨
         7月24日,山西长治警方宣布对吕梁市柳林县凌志集团董事长陈鸿志刑事拘留。警方通报称,陈鸿志涉嫌有组织犯罪集团案件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影响十分巨大的涉黑案件。
        作为柳林县的首富,陈鸿志在当地可谓无人不知。归案前,他在媒体的宣传中,是一位乐善好施,“富贵不忘本”的正面典型,并当选为柳林县人大代表。而在另一面,众多受害者指其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飞扬跋扈,巧取豪夺。网上公布的举报信,列举了其41条犯罪线索和大量的犯罪事实。
在媒体报道中,办案民警指出陈鸿志涉黑团伙的危害:以黑护商、以商养黑,逐步形成了对柳林县部分政治领域、经济领域、农村乡镇基层政权领域的渗透、控制。
        10月9日,距陈鸿志被抓已近三月,在柳林,已很少有人再提及这位当年的首富。陈鸿志旗下的煤炭大酒店仍正常营业,酒店办公桌上摆放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宣传手册》。在陈鸿志一座煤矿的沿路,巨型广告牌写着“扫除黑恶弘扬正气”的宣传标语。
t0121794af349d7d4c5.jpg?size=1080x539
       陈鸿志下属煤矿门口,路边贴上了扫黑除恶宣传标语。新京报记者卫潇雨 摄


带保安系红腰带进村 指谁打谁
      陈鸿志1975年出生,父亲是当地的铁匠。他的初中同学李晓东向剥洋葱透露,陈鸿志和父亲关系不好、家里也算不上富裕,在当地读完初中便入了伍。1998年,退伍的陈鸿志在柳林县一个澡堂擦鞋,凌志集团前员工刘福贵证实,陈鸿志喜欢在员工大会上提到自己这段往事,以示他曾经受苦受罪、忍辱负重,“我在澡堂子都干过活,现在我给你们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你们都不珍惜”。
        刘福贵介绍,在澡堂擦鞋期间,陈鸿志结识了一位文水县的老板,在这位老板的资助下,陈鸿志创办了“星火石料厂”卖石子,从此,陈鸿志完成了第一批财富积累。
2003年煤价上涨后,陈鸿志开始涉足煤炭业,注册成立柳林燎原商贸公司。几年间,陈鸿志就先后取得了七个煤矿的生产经营权。
       根据燎原商贸公司官方网站,陈鸿志旗下凌志集团共拥有4座主体煤矿、4座洗煤厂、1座综合购物商厦(燎原商厦),1座五星级酒店(煤炭大酒店),1所全日制省级示范初中(成家庄示范初中),1个大型印刷厂,以及1个占地1152亩的绿色生态农业园区。员工近万人。
       相关报道称,陈鸿志生意遍布煤炭、商贸、地产等多个领域,总资产达百亿,是当地大名鼎鼎的首富。
      陈鸿志下属的王家墕煤矿。新京报记者卫潇雨 摄
       陈鸿志是如何在短时间内攫取大量财富,现已无从考证。但当地流传的说法是,陈鸿志以殴打、胁迫、欺诈、强买强卖的方式先后承包了兴家沟、成家庄、田家坡等7座煤矿。
        矿工陈忠辉介绍,柳林县南边的矿山“几乎都是他的地盘。”
        位于邓家庄村下方的邓家洼煤矿,于2000年初由村民集资,全村共享1/23的股份。2007年6月,陈鸿志提出收购邓家洼煤矿,未经村民同意,私下和煤矿矿长签订购买协议。
当时的村支书兼村主任邓某某拒绝为煤矿购买协议盖章。
        村民邓展能至今记得几年前那个冬天的傍晚,陈鸿志带着20多个保安开车入村,保安平均175的个头,每人系个红腰带标示身份。
        保安人手一根一米多长的镐把,跟在陈鸿志身后,指谁打谁。当时,有村民正骑摩托车经过,被一名保安连人带车推倒在地上,其余的保安一拥而上,用镐把打他的肚子。
邓展能马上躲进院子,还特地抱走了家里看门的一条大黑狗。正在家里休息的村民邓抵树则被保安强行冲撞开家门殴打,事后的治疗记录显示,邓抵树全身7处骨折。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邓抵树展示了自己腿上的伤口,“腿打折,开了刀,上的钢板,有的钉子到现在还没有取了。”
     为了防止邓抵树报案,陈鸿志指使手下以养伤为由,将受伤的邓抵树转移至西安,非法拘禁。无奈之下,他只得写下谅解书,与陈鸿志一方私了。
       陈鸿志在村里打人时,邓某某从家里逃到了附近的山上,最终,陈鸿志带人沿山路搜索了近一个小时,把邓某某从山上树林里抓出来,逼迫其为文件盖章。
        此后,陈鸿志带着保安,沿路又绕着村子转了一圈,到每家门口,保安用砖头砸几下大门。邓展能说,如果没人出来,就意味着村民接受卖煤矿的现实了。至此,邓家洼煤矿宣布收归凌志集团。
        警方调查发现,2007年9月,陈鸿志为了达到强占当地麻塔则煤矿的目的,组织人员,将麻塔则煤矿唯一的煤炭外运的道路损毁,致使该矿被迫停产。在断路的情况下,麻塔则煤矿生产出来的原煤无法销售。长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乔亚东说,“陈鸿志在这个时候,没办法的时候,就主动再去跟你谈,我收了你煤矿吧。那对方只能被迫转卖。”
        张家庄村村民张冬冬形容“他去抢哪个矿,在我们柳林人眼里那就家常便饭一样。”
         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杨通顺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他是通过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一些暴力手段,以及断路、断水、断电一些软暴力手段,非法夺取煤矿资源。累积的公司三十多个,资产上百亿。”
     对外塑造儒商形象 对内张口就是脏话        
       和陈鸿志相熟的人说,陈鸿志本人“一看就是文人”,戴个眼镜,显得文质彬彬,但是一张口就是脏话。
       陈鸿志曾经的集团管理人员刘泽一证实,他“三句话离不了脏话”。
      张宏杰(化名)曾做过陈鸿志贴身助理。张宏杰透露,陈鸿志只有初中文凭,但他喜欢读书,柳林煤炭大酒店建设完成后,陈鸿志及集团高层管理人员便常年居住于此。他有一间书房,卧室、床头常年放着书,其中,他最常读的是民国年间李宗吾的作品《厚黑学》,书中倡导,“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这样才能成为‘英雄豪杰’。”
      陈鸿志案发后,办案民警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陈鸿志多年惯常以儒商雅士粉饰自己,在他的办公室里更是放着刑法大典。
      张宏杰说,陈鸿志睡觉不多,总是显得很有精力。陈鸿志基本在12点以后睡觉,但到早晨三四点便会起床,跑步、健身、读书、打军体拳。“他军体拳打的好,一两个人近不了身。”
      张宏杰说,陈鸿志基本着装是黑色西装、白色衬衣,这在柳林县城显得非常引人注目。
     对外,陈鸿志营造富有责任心的企业家形象,流传的语录包括:我如今不是为金钱而努力,而是为责任而前行。
      一份流传于网络上的文章极尽夸赞之辞,历数陈鸿志的善行:投资6亿余修建和改造公路,出资数千万元新建中学,出资5亿余建设新农村,使5000余名村民生活得到改善……并曾被授予“山西省社会扶贫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文章称颂陈鸿志给家乡修路是“当代活愚公”,为家乡筑坝是“大禹治水的精神”。
     据北京时间报道,当地人并不认同陈鸿志的“善举”,认为是其高价买通媒体,对其进行宣传,但其所宣传的善举与事实完全不符,比如所谓修路筑桥不过是为了方便凌志集团的煤炭运输。
     在陈鸿志老家李家塔村,陈鸿志为自己修筑了别墅。别墅规模庞大,新京报记者从远处的山上俯瞰到院落,属于中国古建筑的庑殿式建筑。屋顶有四面斜坡、略微向内凹陷形成弧度,中部的主体建筑占据建筑面积的70%左右,另搭配几座小型建筑。
       陈鸿志修筑的别墅。新京报记者卫潇雨 摄
       屋子后靠山、前望黄河。河对岸遥遥望着陕西。当地村民说,出于风水的考虑,陈鸿志私自填埋了一段黄河河道,并修筑了高墙,使得原有的河道变窄,每逢涨潮,河水会漫过对面陕西省村民的农田。
          一位曾经进入过陈鸿志家中的村民李文友回忆,他将院子“建得跟苏州园林一样”,内部布置了假山、小桥和溪水。别墅现已被警方封存。
犯错员工被穿黄马甲“游街示众”
        刘福贵曾经在陈鸿志的一个煤矿做科级管理人员,他记得陈鸿志有时会在凌晨两点多钟来煤矿突击检查,遇上有值班的领导、工人擅离岗位,或是有人违规操作,陈鸿志马上开口骂人,上前打上一拳。他的保安队也上前拳打脚踢,甚至专程带回凌志集团的大厦进行殴打。
        通过巧取豪夺,陈鸿志的财富急速膨胀,组织也越来越严密。据警方介绍,凌志集团在内部设立了安保处、公共协调处、内控处三个部门,均由陈鸿志直接指挥。其中,安保处主要负责维护公司利益和秩序,实际上就是通过故意伤害、非法拘禁、随意殴打他人等违法犯罪行为,对他人实施打击报复;公共协调处专门负责善后,用赔偿和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被害人妥协私了;内控处则专门负责对凌志集团内部人员进行调查和处理。
        除了非法拘禁和殴打之外,内控处还发明了很多体罚内部员工的项目,其中有一个被称作“一二五项目”。长治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王伟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所谓‘一二五项目’,就是让犯错误的员工做一千个蹲起,二百个俯卧撑,还有五百个仰卧起坐,这是正常人体力达不到的。在完不成的情况下,旁边监督的保安,就会对被体罚者进行殴打。”
        陈鸿志原助理张宏杰介绍说,陈鸿志专门组建了保安队为他的暴力犯罪提供帮助,陈鸿志的保安最多时有300多人。他出行的基本配置是三辆车:自己乘坐一辆车牌号777的路虎车,两辆丰田轿车前后护卫,里面坐的都是保安。
       “矿山救护队”是另一个保安队性质的组织,陈鸿志有什么事情,救护队一百多名成员随时出动。
        前保安隋少龙(化名)介绍,陈鸿志的保安工资3500起步,在当地已经是很高的工资水平。同时,他设立了奖励制度,跟着他,每一年有固定的100元涨薪,上不封顶。因此,陈鸿志的保安都愿意长期跟在他身边。
       凌志集团内部人士透露,陈鸿志对员工极为苛刻,凌志集团的公开招聘,开出的工资高于当地普遍水平,但同时,在凌志集团内部规则繁多,只要违反了这些规则,一律是扣除全部工资并辞退。平常,犯些小错误,一扣就是半个月工资。
      会扣除半个月工资的理由包括顶撞领导、说脏话、打架斗殴、暗中谈论公司、穿颜色鲜艳花里胡哨的衣服、在工作园区穿短裤和拖鞋、卫生不好,陈鸿志对卫生的要求极严,按照当地方言说是“滑倒蚊子、呲倒苍蝇”。
       同时,凌志集团会先扣发员工的工资,从三个月到八个月不等,如果被辞退,扣押的工资一律不再发放,因此,员工们不敢轻易离开。
        员工内部编写的顺口溜说,凌志集团陈鸿志,管理堪比胜军事,工人工资不用说,能拖咱就往后拖,三月五月不算多,一年半载常压着!辞职申请不批准,半年工资将你捆!
陈鸿志前员工陈忠辉说,陈鸿志团伙被打掉后,县里曾提出,被扣押过工资的人可以来县政府登记。结果三天时间里前后几千人来排队登记,大楼里里外外挤满了人。
       陈鸿志还发明了“批斗”的形式,集团里有人犯了错误,要穿上统一的黄色马甲,在员工大会上统一亮相、作检讨。检讨结束后,犯“错误”的人还要“游街示众”。站在皮卡车的车箱里,两名保安一左一右把守,“像带犯人一样”,从凌志集团出发游街,途经陈鸿志的三个煤矿,全程车程30分钟左右,要给其他人“示威”。
        前员工李振成介绍,在凌志集团下属的煤炭大酒店高层,陈鸿志开设了“法庭”。“法庭”布置“和咱公安的一样,他给你弄个法官。”
     关系网
      知情人透露,陈鸿志与当地政府官员关系匪浅,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左右官员的升迁。在柳林尽人皆知的事情是,陈鸿志曾当众扇过柳林县委原书记王宁(已落马)一个耳光,原因不过是王宁没有办好陈鸿志嘱托的一件事。
      “北京时间”援引柳林当地一位退休干部的话称,2009年,王宁从交口县调到柳林当县长以后,陈鸿志打探到王宁也曾当过兵,就以战友的名义接近王宁,用金钱和美女贿赂。逐步取得王宁信任。
      王宁担任县委书记后,陈鸿志通过与其的特殊关系,将自己的同学、亲戚、朋友安排在了政府公安、煤管、土地、水利等主要职能部门,为他非法占地、越界开采、私挖乱采、涉黑犯罪提供保护。
       为了控制更多的煤炭资源,陈鸿志通过操纵基层选举的方式,将当地多个村庄的村干部培养成了自己的利益代言人。每次选举时,陈鸿志都会采取各种手段,甚至在选举前去到各村开会,软硬兼施,确保自己人能够当选。
      专案组民警张卓辉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提及,“当时有个和陈鸿志对立的村支书要参选,陈鸿志就在选举那天早上起来把他家门堵住,不让他出来,让他没机会参加选举。”
       为了进一步拉拢这些村干部,陈鸿志还会给他们在自己的企业里安排职务,不用上班,就可以领取高额的工资。
与此同时,陈鸿志还在家族内发展关系。
       陈鸿志姐姐陈富香和姐夫张泽平也在凌志集团内任职。凌志集团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张泽平及陈富香分任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警方通报,陈富香在集团内分管财务工作。
      此前,陈富香曾任柳林县邮电局职工,居住在邮电局家属院内。陈富香的邻居、同事王友良说,大约5年前,陈富香卖掉了房子,从此再无联系。
      2018年8月30日,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公开通缉10名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在逃人员,陈富香是其中唯一一名女性。
       知情人透露,陈富香的丈夫张泽平是成家庄法庭庭长,也暗中为陈鸿志行方便,当地法院的一位人员证实,凡是陈鸿志涉及的案件,张泽平均会在判决中给予倾斜。陈鸿志落网后,张泽平亦被控制。
抓捕行动持续了2个小时     
        今年5月,一篇名为《吕梁陈鸿志涉黑团伙41条犯罪线索》的举报信在网络上广为流传,信中直指这名当地首富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同时还列举了大量的犯罪事实。
        据媒体报道,这封举报信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随后山西省公安厅指派长治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异地用警,对案件展开了深入调查。
        当地人转述的一个说法是,陈鸿志和其涉黑团伙最终被打掉,源于今年4月凌志集团的一起员工失踪事件——凌志集团大井沟洗煤厂员工景继科死亡。
       4月20日,徐州市沛县东源港煤堆里发现了景继科的尸体。根据沛县警方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景继科由于巨大的钝性外力作用致全身多处损伤创伤性休克死亡。
        洗煤厂员工赵林涛说,自己听到的版本里,景继科因为钝器击打头部陷入昏迷,随后被丢进了煤炭运输车中,身上埋着煤炭,跟着运输车一路到了江苏。运输过程里,密集的煤炭         导致了景继科窒息死亡,直到运输车卸货的时候才被发现。
       5月17日,凌志集团发布声明称,景继科家属提出索要800万元赔偿款,未能达成协议。
      景继科家属遂在柳林街上打横幅、在县委门口讨要说法、在大井沟洗煤厂摆花圈祭奠。
        6月24日,中央组建10个扫黑除恶督导组,从7月起赶赴各地“督战”,其中第一轮督察的10个省市就包括山西。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童碧山表示,公安部已经对22起重大涉黑案件进行了挂牌督办。
       7月21日晚,长治警方异地用警,对以陈鸿志为首的黑社会组织性质犯罪集团展开了集中收网行动。据当时目击抓捕行动的市民说,警察将凌志集团总部所在的煤炭大厦附近道路全部封锁,抓捕行动先后持续了2个多小时,数十人被陆续带走。此后,包括陈鸿志在内的70余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归案。
       据央视报道,在此次集中收网行动中,警方查封扣押陈鸿志团伙大量涉案财物,其中包括各地房产300余处;银行账户133个;土地16.25公顷,此外还有黄金、汽车、名表、字画、瓷器、玉石等大量贵重物品,初步评估总价值达数十亿元。
       9月15日,山西省长治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称,在陕西延安警方的配合下,长治市公安局将公安部A级通缉的在逃人员陈富香成功抓获。
        警方人士透露,陈鸿志案目前进入了对保护伞的侦查阶段。
        据长治市公安局发布的公告显示,原柳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陈杰、原柳林县公安局成家庄派出所所长高建斌、孟门镇原车则坂村党支部书记王兴、原孟门镇贺龙沟村主    任陈子福、现任成家庄镇田家坡村支部书记张香平等涉黑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