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公开内参 >> 正文
钱引安落马,“神算”失灵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8/11/3 19:55:50 来源:陝电客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原题:钱引安落马 | 秦岭违建、插手工程、儿子挥金如土

 

  编者按:钱引安,34岁成为灞桥区委常委,一度风光无两。深耕官场三十余载,成长为省委常委、副省级干部后,被审查调查,结果令人唏嘘。

   从秦岭违建、插手工程、儿子花5000万追女明星这些传闻中,不难管窥出钱引安的倾覆之路。给后来者以警醒,切勿“哀之而不鉴之”。

 

撰稿 | 陕电客

   据中纪委网站消息,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1

  消息人士称:钱引安落马原因或与秦岭有关,秦岭事件是一个重要导火索。秦岭北麓的违建始于2003年,在2005年时达到了“疯狂”。坐拥秦岭西安境内最优质资源的长安区,无疑是违建的重灾区。这个时间点与钱引安主政长安的时间轴重叠。

  导致钱引安落马有一个关键人物,史凡。10月中旬,鱼化寨街道党工委书记史凡被中纪委直接带走调查。一名处级干部被中纪委直接带走,规格之高实属罕见,似乎背后有所指。钱引安落马得以印证。

  在钱引安主政长安区、雁塔区以及担任西安市副市长期间,史凡一直紧密跟随,名义上是钱引安的身边工作人员,实际上发挥的是秘书的作用。钱引安对史凡颇为赏识,称得上有知遇之恩。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钱引安重用史凡很有戏剧性。史凡,长安人氏,史父号称“南郊第一神算”,用四个麻钱(古钱币)推掛,占卜,看麻衣相。钱引安每一步升官都在老史先生那里求签,占卜。前几次算卦,均得以验证,于是钱深信不疑,对史凡愈发器重。甚至去宝鸡赴任都想带上史凡,无奈有规定副市级调任不能带秘书,只好作罢。

2

  钱引安曾公开表示,“自己绝不插手任何工程”,实际上,一度时期,钱几乎插手每一个项目,区域内所有的工程项目钱引安都要亲自过问,大到城改工程,小到景观绿化,均由其“白手套”全程操办。尤其是在雁塔区期间,达到鼎盛。这一点,与杨殿钟“吃大户、吃大放小”做法的略有不同。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钱引安给人留下“爱拉关系”、“会来事儿”的印象。其拉关系的原则是“全面撒网 ”。对一些普通关系,逢年过节必亲自登门拜访,施以小恩小惠,在频繁走动中联络感情,并且常年坚持;对一些重要关系,花大气力重点突破。

  钱落马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或许与其儿子有关。多个信源透露,钱引安有一个儿子,其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瞒着家人,常年混迹在北京,公子哥派头,花天酒地,一掷千金,钱引安的“白手套”为其提供资金来源。

  与坑爹的陈路相比,钱引安儿子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传言,钱引安儿子曾斥资5000万元,追求一位女明星。

3

  知情人士透露,钱引安10月27号被中纪委带走。次日,钱引安位于曲江的一处住所被搜查,其家人随即被分批带往北京。

  据公开报道,10月26号,钱引安至少出席了两场活动。一是参加十三届省委第三轮巡视工作动员会,二是参与会见即将赴京参加中国妇女第十二次代表大会的陕西代表。

  从去年5月晋升省委常委,到今年10月落马,钱引安在省委秘书长的位置上只干了17个月。但钱引安的落马并非偶然,早在一个月前,与钱引安比较亲近的同僚和朋友,就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与以往相比,钱变得异常沉默寡言,凡事心不在焉。

  10月初,钱引安曾对一位同僚说,最近老失眠多梦,无端有种不祥预感,要对方跟他减少联系。

4

  1964年出生的钱引安,是土生土长的关中人。1983年,19岁的钱引安在西安市农业学校完成学业,成为灞桥新合乡一名普通干事。随后的15年间,钱担任过新合乡乡长、洪庆街道办主任。

  1998年11月,34岁的钱引安成为灞桥区委常委、副区长,是西安市当时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之一。随后的2000年2009年,钱引安主政长安区和雁塔区。在此期间,钱引安前期大刀阔斧做了一些改革,但其后期的一系列做法为落马埋下伏笔。

  2009年12月至2017年5月,钱引安任西安市副市长、宝鸡市市长、宝鸡市委书记。在此期间,钱引安显得更为谨慎,没有给外界留下过多印象。公开报道中惹眼的一幕是,2011年钱引安在记者会上带头向公众致歉,原因是西安市渣土车4天内连发3起命案。

  主政宝鸡期间,当地人对钱引安的评价大多是“中庸”二字。其执政思路基本上是萧规曹随,无太多新意。钱在宝鸡重视旅游,提出的“夜间经济”,被人称作“花拳绣腿”,无论于民生还是于经济,并无大的带动,最终也不了了之。钱力推的“天台山—鸡峰山—茵香河”景区整体开发项目,疑似涉及秦岭保护被叫停。

  最高层在今年7月15日针对秦岭违建别墅的批示中提到,“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钱引安在陕西整治秦岭违建的收尾时期落马,耐人寻味。

  “南郊第一神算”没有算到钱引安的最终遭遇,否则,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忍心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搭进去。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