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领导科学 >> 正文
微信朋友圈里的官场学问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8/11/3 19:55:50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官员的微信朋友圈里,“点赞同级间居多,给下属点赞少。上级如果给下属点赞,相当于在单位口头表扬了。”

        2015年12月1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了一则新闻:山东省某市公安局副局长吴某,在微信里批评“一国两制”政策,违反了政治纪律——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被山东省纪委通报处分。官员如何在微信朋友圈发言,第一次公开成为一个公众话题。

高官要职爱匿名用微信

      副省级官员鲁高的微信朋友圈里,几乎是空白的。作为在职高官,他几乎不在微信朋友圈里公开说什么,连转发都没有。

       11月底,鲁高搜集了一个朋友在微信朋友圈发的几张照片,制成了一个电子版相册,用微信发给这个朋友。如此新潮的微信玩法,让比他小几十岁的朋友大吃一惊:“都会这么玩了?”

       12月19日,鲁高在微信上告诉记者,当下省部级官员里用微信的人毕竟是少数。在微信上,鲁高也通过一对一私下对话的方式,“偶尔和信得过的朋友调侃一下”。他觉得,“对缓解身心压力有些作用”。

      记者观察发现,纪委、组织部等不对外的敏感部门工作人员,是微信使用频率最低的一群人,甚至许多人都没有开通微信。

       在微信上不太活跃的高官、要职官员及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微信头像不会是他们自己的照片,不会实名。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告诉记者,虽然身边的官员朋友大约有80%使用微信,但大部分官员都是匿名。

“领导发朋友圈,代表他心情不差”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介绍,自己朋友圈里的官员发言一般都会比普通人更为谨慎,会注意自己作为官员的身份。

       一些窗口单位的官员,每天接触的大多都是党政机关外的人员,则把朋友圈作为某种宣传手段。如各地党委宣传部、委办局宣传口的官员,在记者节当天几乎都在朋友圈对记者表达了节日问候。还有分管招商引资的官员,自己辖区内政策的变动随时都会在朋友圈发布。

       对于那些不排斥微信朋友圈的官员而言,养生、爱国这两个主题是除工作内容外最受欢迎的信息。副省级官员鲁高告诉记者,他微信朋友圈的官场人士发布的“心灵鸡汤”居多。

       在中部省份的省会城市担任正科职务的徐伟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七八个厅官和一些处级官员。他告诉记者,“我关注的几个厅官,每天都是发一些心灵鸡汤、佛家感悟等。”

      即便是心灵鸡汤,徐伟也从中解读出很多信息:领导发微信朋友圈,代表他心情不差、不忙。喜欢打麻将的领导,会在凌晨一点左右发,爱喝酒的领导一般十点左右,闲职的一般八点左右。此外,星期一上午各单位会多,领导们发得少。

上级给下属点赞是认可和肯定

       在官员们的微信圈,下级能成为上级的微信好友,成为一种新的官场肯定。

      12月14日,《广西日报》官方微信发表题为《这条微信竟然惊动了柳州市委书记,他在朋友圈点赞并转发》的文章。文如其题,一条微信被市委书记转发并点赞,被官方媒体定性为一种官方与上级的认可与肯定。

      记者的微信里,有两名高层官员与他们各自的秘书。长达半年的观察发现,高层官员从不发微信朋友圈,秘书偶尔发一些,但高层官员从未在自己秘书的微信里留言或者点赞。

      湖北省巴东县委书记陈行甲也向记者介绍,下属们知道其在工作微信群里观察着,有时半夜加班故意往群里发视频。他偶尔也会在群里对大家进行鼓励,“大伙儿还挺高兴”。

      正科级干部徐伟也注意到,官员们的微信朋友圈里,“点赞同级间居多,给下属点赞少。上级如果给下属点赞,相当于在单位口头表扬了。”

      从有利于仕途的角度考虑,“年轻的基层官员喜欢在朋友圈里转发与工作有关的专业内容,显示自己在学习;发老婆孩子的信息则意在表明自己家庭稳定,让领导放心。”徐伟说。

(鲁高、徐伟为化名)(摘自《南方周末》)

       编辑点评:自从有了朋友圈,人与人之间距离近了,但暴露在近焦镜头下的生活多了一分刻意。当充满学问的官场遇上朋友圈,又能衍生出多少新的学问呢。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