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复转军人 >> 正文
张富清
老英雄的初心本色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7/29 20:32:43 来源:文摘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突击队的英雄

  从去年年底起,张富清家里一下子热闹起来。起因是县里按照退役军人事务部要求,开展的退役军人信息采集。县信息采集员聂海波清楚地记得,那是2018年12月3日,张富清的小儿子张健全怀揣一个红布包裹,来到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包裹里是3枚奖章、1份西北野战军报功书、1本立功证书。立功证书上,一行钢笔字写着:“张富清在解放战争中舍生忘死,荣获西北野战军军一等功一次,师一等功、二等功各一次,团一等功一次,两次荣获‘战斗英雄’称号。”

  “没想到在我们来凤,还有这样一位战功赫赫的英雄;更没想到,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从未主动吐露任何立功受奖的信息,甚至是对自己儿女。”聂海波感慨。

  这个湖北西南端的小城震惊了。

  “这么多年,立功的事为什么不让大家知道,连孩子都不告诉呢?”记者问张富清。

  95岁的张富清眼睛湿润了:“和我并肩作战的战士,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一个排、一个连的战士,都倒下了。和牺牲的战友相比,我有什么资格张扬呢?”

  1948年3月,出身贫苦的陕西汉中洋县人张富清光荣入伍,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359旅718团2营6连一名战士。解放战争进入夺取全国胜利的阶段,张富清担任的是最危险的突击任务。

  1948年11月27日夜,陕西蒲城的永丰战役打响,战斗极其惨烈,一夜之间伤亡了3个营长、8个连长。作为突击组的成员,张富清带两名队员匍匐逼近敌人的碉堡,用刺刀刨出一个土坑,将捆在一起的8颗手榴弹和1个炸药包放在一起,拉下手榴弹的拉环,迅速撤离。一声巨响,碉堡炸飞。趁着硝烟弥漫,他爬向另一座疯狂扫射的碉堡,用同样的方法,将碉堡炸毁。敌人多次组织反扑,张富清一直坚守,直到部队进城。战斗结束,张富清再也没有见过突击组另外两名战友。

  永丰战役中,张富清因作战英勇、贡献突出,荣立军一等功,赢得“战斗英雄”称号。1950年,西北军政委员会颁布了《解放大西北人民功臣奖章条例》,张富清因为功勋卓著,被授予“人民功臣”奖章。

    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1954年,张富清从军委航空速成中学毕业。作为战斗英雄和中央军委培养高级干部学校的学员,张富清可以有多种转业选择。但张富清一句“党的干部,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主动选择了湖北最偏远的地区来凤。他先后在粮食局、外贸局、建设银行等单位工作。

  百福司的百姓,至今记得张富清修的一条路。地处湖北与重庆交界处的百福司,全部村寨都在四面悬崖的高山上,“办事靠走、喊人靠吼”。张富清听说后,主动来到这里,一边领导生产,一边利用农闲时间,集中力量修路。两年多的时间,他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使海拔1000多米的高洞终于通了公路。

  建行的员工,在日常点滴中感受老行长的精神境界。现任建行来凤县支行行长李甘霖提到,张富清眼睛有白内障,需要植入人工晶体。手术前,行领导特意叮嘱,张老是离休干部,医药费全额报销,可以选好一些的晶体。医生给他推荐了7000多元到上万元的产品,但张富清听说同病房的农民病友用的是3000多元的,也选了跟他一样最便宜的。

  李甘霖问他,为什么不选好一点的?老人笑了:“我不能再为国家做什么,能节约一点是一点。”

    一条腿也可以站起来

  88岁那年,张富清因左膝盖脓肿,多地治疗不见好转,只得截肢。他自嘲地说:“战争年代腿都没掉,没想到和平时期掉了。”

  张富清决心已定,要站起来,不给人添麻烦。“我还有一条右腿,还可以站起来。”伤口刚愈合,他便用一条独腿做支撑,沿着病床移动,后来慢慢扶着墙壁,练习走路。就这样,张富清在近90岁的年纪,又一次站了起来。他自己洗澡、种花、做饭,有时嫌家人卫生做得不好,他还要再打扫一下。

  在子女们的印象中,父亲一直用行动默默影响他们。张富清的四个子女,除大女儿长期患病外,两个儿子成为县里干部,一个女儿成为医院职工,均通过全国高考、公开招考等方式,没有一个在父亲任职过的单位工作。

  只有一条腿的张富清,“站”得笔直、挺拔。

  (《人民日报》5.25 王珏)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