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陕西(从严治党 营造良好创业环境) >> 正文
陕西制造,服务也是竞争力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8/1 8:49:44 来源:陕西日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核心提示

       ■当前,我国制造业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升级挑战。以传统制造业为主的陕西,压力尤甚。

      ■我省《2019年工业稳增长促投资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指出,推动制造业由生产型向生产服务型转变,开展省级服务型制造示范企业认定,在高档机床、重型成套装备、信息化等领域率先培育一批服务型制造龙头企业。

       ■陕鼓、陕汽、西安必盛激光等企业,以专业精神深耕生产性服务,实现了转型并成为行业领跑者。

       徐州金虹钢铁公司总经理王仁环如今是陕汽乃至“陕西制造”的铁杆粉丝。一方面,“很靠谱”的陕汽天然气重卡让公司的物流车队省了油费;另一方面,车队由陕汽托管后,2018年利润又增加了1000万元。

      陕西汽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托管服务是陕西制造业企业以服务为客户、社会创造价值,延伸价值链的一个案例。托管服务从何而来?其他生产服务型制造业企业发展如何?

1 服务如何贴准企业“痛处”?

       今天的运输企业非常需要专业的维保技术队伍。陕汽的托管服务贴准了我们的痛处,解决了我们的当务之急。

      为何2018年的利润能增加1000万元?王仁环告诉记者,徐州金虹钢铁公司很早就有独立核算的物流公司,但利润总是上不去。一是修理费总是居高不下,少数司机一到外地出车就经常打电话说“车坏了”进行维修,而有些实际上是虚报。这样不仅修理费高,还耽误时间;二是少数司机回程接私活拉货。如何管好车队?企业想尽了办法。

      2017年至2018年初,徐州金虹钢铁公司两次购进了100辆陕汽天然气重卡。天然气重卡是新产品,出于对发动机保养维护的考虑,公司接受了陕汽的卡车托管业务。“没想到,托管一年后,不仅整整一年没有一台发动机出毛病,还为我们解决了司机管理的难题,增加了1000万元利润。”王仁环说。

       2017年下半年由陕汽托管后,徐州金虹钢铁公司解散了自己的维修队,由陕汽派15人的维保队伍进驻企业建立服务站。日常保养、维修由托管服务站负责,车辆在外的维修由就近的陕汽服务站实施。这样就拧干了维修的“水分”,提升了维修养护的质量。徐州金虹钢铁公司的车队在托管后保持了99%以上的出行率,基本上没有因故障停运的车辆。

       徐州金虹钢铁公司算了一笔账:在2018年增加的1000万元利润中,包括修理费减少了300万元,不再养维修队伍省下了200万元工资。利用陕汽的监控平台后,杜绝了司机私自拉货,回程业务明显增多;保养维护更及时、科学后,车辆出行率提高带来了效率的提高。

      新疆九洲恒昌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是新疆知名公铁联运企业。2016年以来,公司购买了155辆陕汽重卡,全部进行托管服务。总经理马德钢说:“之所以在同质化越来越明显的国内外品牌中选择了陕汽重卡,除了品质外,我们更看重陕汽的服务。”

      “以前的老司机,一人一车,定期检查,一般都有大车司机必备的技能和习惯。但现在,年轻司机普遍没有了老司机的技能……因此,今天的运输企业非常需要专业的维保技术队伍。陕汽的托管服务贴准了我们的痛处,解决了我们的当务之急。”马德钢说。

2 创新服务更大的价值何在?

      托管服务实现了透明化、科学化、集约化,为客户创造价值,为社会创造效益,强化了用户黏性,也提升了企业核心竞争力。

      “陕汽的托管业务是在售后服务基础上的延伸和创新。”陕汽销售服务部客户服务科科长张心龙说。

      卡车作为商用车,与家用小汽车最大的不同在于营运。陕汽推出的主动式托管服务,就来源于对客户营运痛点的关注和解决。“汽车技术进步很快,客户自设的维修队往往很难跟上技术的变化,他们需要专业的维修技术团队。而且对大客户、集团用户来说,最难的是对司机队伍的管理……”

       为了解决客户的“痛点”,陕汽在2014年正式推出了托管服务。这一服务,硬件上基于陕汽服务网络和区域备件仓储的完善,可以为车辆提供“保姆式”的保养维护和及时高效的维修。软件上基于陕汽采用的车联网系统,能实时监控车辆的负重、位置、运行状态,驾驶员状况甚至踩刹车的深度。

       有了托管,陕汽对重卡实现了从“出生”到“退休”的全周期服务。

      “现在,我们会定期提醒托管车辆去检查,还会下工单;如果司机抽不开身,我们会在后台喊话;实在对方‘没时间’去的话,我们就上门解决问题。”托管服务的“设计师”之一付兴元说。

      开展服务两年多来,陕汽已经承担了5000余辆车的托管。“为什么托管服务受到欢迎?因为解决了他们的难题,给客户增加了利润。”陕汽销售服务部经理沈宇航说。

       自从使用了陕汽的重卡和陕汽的托管服务后,徐州金虹钢铁公司所属的物流公司不仅利润翻倍,普通司机的收入还增加了。总经理王仁环说:“托管服务让车队的运行实现了透明、高效、科学,整体效益好了。实在干事的司机工资也提高了。”

     陕汽销售公司副总经理王永锋说:“托管服务就是在科学规划的时间里,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实现了透明化、科学化、集约化,为客户创造价值,为社会创造效益,强化了用户黏性,也提升了企业核心竞争力。”

3 如何从单一产品制造商转型为系统服务商?

       陕鼓已经成为了工业系统的研发者、设计者、制造者、服务者。2018年,企业的工业服务和基础设施运营占销售订货比达到79%。

       7月30日9时,在我国最大的炼钢高炉——宝钢湛江钢铁高炉厂房内,陕西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鼓)驻宝钢湛江项目组成员汪国强等6人,正在温度超过40摄氏度的环境中,对3台直径5米、长达8米的全国最大的鼓风机进行每天的例行点检。

       宝钢湛江钢铁高炉是中国钢铁业升级的代表性装备。2015年高炉投产后,陕鼓系统服务事业部11名技术专家组成的项目组就常驻湛钢,保障高炉运行。

      2004年,陕鼓围绕客户的需求,基于对全球制造业大势的把握,进行了第一次转型,从“大而全”的传统制造业转向服务型制造业。这次转型,陕鼓砍掉了机床设备维修保养、建安公司、运输队、铸造、铆焊、油库等十几个部门。陕鼓自己的机床设备维修保养外包给了专业队伍,一年下来节省了1800万元。机床设备原来的100名维保人员转岗后被派到甲方企业对陕鼓自己生产、集成的装备进行维保。汪国强所在的系统服务事业部人员一下增加了3倍多。如今,系统服务事业部的职工已由2004年之前的30人增加到500多人,年产值20亿元。

       砍掉附加值低的工种、业务,告别了传统制造业的“大而全”后,陕鼓不断强化系统性服务、专业服务、技术研发、设计、工程总包,拿到了越来越多的成套项目。

       在被誉为中国最先进的宝钢湛江钢铁高炉内,不仅应用了陕鼓的鼓风机系统,也最大规模地应用了陕鼓研发的高炉煤气余压回收透平发电装置——TRT。陕鼓的技术人员从一开始就参与了整个高炉的科技攻关和设计。陕鼓不仅是设备制造商,还是工业系统的研发者、设计者、制造者、服务者,成为系统工业服务的供应商。

       对中小型企业,陕鼓的服务更为丰富。

       2014年,国家推动钢铁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面对“三去一降一补”中的去产能,许多民营钢铁厂迫切需要节能减排的技术和装置。但是面对几亿元、十几亿元、甚至几十亿元的投入,银行又不愿为转型期的企业放贷,缺乏资金支持的民营钢铁厂陷入困境。

       当时,陕鼓的现金流情况良好,银行授信近200亿元。作为钢铁行业多年来的供应商和合作伙伴,陕鼓对一些企业伸出了援手,对用户进行了融资租赁、融资担保,解决了一些企业的燃眉之急,也发展了自己的业务。

      如今,陕鼓设备制造、工程总包、服务、基础设施运营、金融等核心业务互为支撑,全面展开。2018年,企业的工业服务和基础设施运营占销售订货比达到79%。

4 能源互联岛的“绿色”之路

       陕鼓厂区实现了水、电、天然气、热、冷、太阳能、地热、垃圾发电等多种能源资源的“九联供”,万元产值能耗由20.02千克标准煤降到11.4千克标准煤。

       目前,我国的低碳经济发展方兴未艾,许多企业面临升级改造和退城入园。它们需要在能源供应上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众多的产业园区、智慧城市也有类似的需求。

       “客户的需求、社会的需求在升级。这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陕鼓品牌文化部部长常虹说。有着多年的能量回收利用经验、作为能源动力专家的陕鼓,提出了“专业化+一体化”的能源互联岛解决方案。从需求侧出发,打破以往各自为政的能源供给格局,通过多种能源互补和梯级利用,将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和传统能源高效利用、智能管控,为用户提供冷、热、电、风、水、废,安保、消防、环境监测等统一规划管理的全生命周期分布式能源系统解决方案。

      7月26日,距离临潼兵马俑景区不远,绿化面积达60%的陕鼓厂区郁郁葱葱,宛若度假山庄。据介绍,这里所有的废水都实现了处理和再利用,余热、余能都实现了回收利用。地下的恒温层也有部分被开发,用来冬天取暖,夏天制冷……据悉,陕鼓厂区实现了水、电、天然气、热、冷、太阳能、地热、垃圾发电等多种能源资源的“九联供”,实现了土地集约、功能集约、运营集约、设备集约,每万元产值能耗由2017年的14.99千克标准煤降到目前的9千克标准煤。

      “陕鼓的服务型制造,第一阶段以装备为中心;第二阶段将以能源互联岛为中心,为企业、园区、城市,提供更高效的能源解决方案,推动社会实现绿色发展。”董事长李宏安说。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