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发展平台 >> 正文
秉正强内 治患于未
——落实农村邪教易感人群防疫矫正措施的探索及建议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8/5 17:50:28 来源: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做好农村邪教易感人群防疫矫正工作,是反邪教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新形势下从源头防范处理邪教问题的关键着力点。受传统中医“治未病”理念启示,结合当前农村反邪教工作实际,现就如何对农村邪教易感人群进行防疫矫正谈几点粗浅认识。

一、农村邪教易感人群的现实缺陷及潜在威胁

        所谓“易感人群”,原本是流行病学的一个重要概念,指某部分人群因对某种传染病缺乏免疫力,在该传染病流行过程中的易感程度。一般认为,所有传染病的流行都必须具备三个基本环节,即传染源、传播途径和易感人群,它形成一条传染链。如果将邪教的流行比作一场疫情,传染源是邪教组织,传播途径是邪教组织的媒体、资料及活动方式,易感人群就是容易受骗的群体。正因为社会中存在大量易感人群,才使邪教传播与发展有了土壤。

       从群体特点看。分析农村邪教人员类型,可以看出易感人群主要有以下四个特点:一是闲暇时间较多。是孤独寂寞的群体,如“空巢老人”、留守人群,这类人精神空虚,极易产生消极无助、寻求解脱的心理。二是健康状况较差。这类人常常“有病乱投医”,很容易成为邪教组织的“猎物”。三是生活贫困。他们收入低,家境差,渴望摆脱弱势之境,这种心理极易被邪教组织蒙骗。四是境遇坎坷。在生活和精神的双重困境中,一部分人幻想获得一种超自然力量,借此摆脱现实遭遇。

       从群体心态看。 分析归纳邪教人员入教的基本动机和典型心态,可以看出易感人群主要有四种类型的心态:一是摆脱苦痛。一些境遇坎坷、生活不如意的人,难以承受压力,有摆脱痛苦的强烈渴望,而打着“神灵庇护”幌子的邪教出现时,就迎合了这种心态。二是健康长寿。这部分人对健康长寿的追求愿望越来越强烈,当打着“祛病强身,延年益寿”幌子的邪教出现时,常常经受不住这种巨大诱惑力。三是追求信仰。因为农村社会变革,原有的信仰一时缺失,导致内心空虚,当打着“精神家园,极乐世界”幌子的邪教出现时,很容易去“饮鸩止渴”,填补心灵缺失。四是实现抱负。有一些人因为自己的能力得不到社会的认可,虚荣心得不到满足,郁郁寡欢,寝食不安,在邪教组织许以“重用承诺”时,可能会被拉拢下水。

       从群体人格看。 在农村现实生活中,以下三种人格类型在易感人群中较为常见:一是理想主义人格。这类人对现实期望较高,事事追求完美,习惯用直觉认识问题,缺乏理性冷静思维,一旦现实与理想出现了差异,就会产生逆反情绪。他们幻想美好的社会环境和人际关系,在现实社会几乎不可能满足,而邪教描绘的“天国”与他们的理想不谋而合,于是很容易误入歧途。二是逃避型人格。这类人遇到挫折或失意时,找不到积极的方法去面对,总是消极逃避,因而容易为邪教营造的虚假温馨氛围所欺骗,沉迷其中以求精神上的麻醉解脱。三是依赖型人格。这类人自主精神较弱,独立意识缺乏,总觉得能力不足,甘愿置身于从属地位,极易将自己托付给邪教组织,任其驱使。

       通过以上分析,总体上看,农村邪教易感人群都是情商较低,难以融于主流社会的弱势群体。这个群体精神心理上存在诸多缺陷,是邪教组织诱骗的主要对象,在与邪教斗争较量中,这些缺陷恰恰给我们防范邪教势力滋长带来了潜在的威胁,这也是提升他们抵抗邪教毒害“免疫力”的根本原因。

二、对农村邪教易感人群实施防疫矫正的必要性

       邪教易感人群的存在对我们开展反邪教斗争必然会带来严重的隐患,这一事实务必要引起重视。我个人认为对农村邪教易感人群实施防疫矫正,能够有效压缩邪教蔓延空间,把问题化解在萌芽状态,牢牢掌握住与敌斗争的主动权,其必要性归结起来有以下四点。

       未病先防。《黄帝内经》有“上工治未病”之说,意思是好的医生在未发病时就采取措施,防止疾病发生发展。防邪犹如防病,对邪教易感人群实施防疫矫正,就是立足防患于未然。多年来,在开展反邪教斗争中,无论是人员的配备,还是经费的投入,均偏重于治已邪上,对防未邪重视不够,常常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渴而穿井”、“亡羊补牢”,疲于应付,被动出击,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却收效不大。如果我们能把“防疫”做在“发病”之前,那么彻底铲除邪教“毒瘤”必定是指日可待。

      抽薪断源。 易感人群是邪教组织成员的主要来源,是邪教得以坐大成患的决定因素之一。从斗争策略上讲,矫正易感人群回归正常社会,使邪教传播彻底根烂源枯,对遏制邪教滋生会达到釜底抽薪、截流断源的效果。

      消忧除患。 易感人群的存在,使反邪教斗争形势更加复杂,后顾威胁更为突出,如果能把易感人群矫正争取过来,我们就能够集中力量对邪教现有势力进行摸排打击,对涉邪人员进行教育转化,并能够及时巩固成果,最终彻底消除邪教危害,实现长治久安。同时,我们在摸排易感人群过程中,很可能过滤出邪教潜藏人员,甚至骨干分子,从而也能有效的扩大战果,给邪教组织有力的打击。

       益政利安。矫正易感人群,帮助他们从精神上振作起来,摆脱生活困顿,回归社会正轨,这一举措必然会极大地改善民生,赢得民心,会更多地提升正能量,最大限度地增加和谐因素,有利于保持农村社会大局平安稳定。

三、农村邪教易感人群防疫矫正工作滞后原因透视

       客观地讲,在农村反邪教任务中,涉及到邪教易感人群实施防疫矫正方面几乎不多,偶尔只有一个概念名称出现。但对农村基层反邪教一线工作者来说,却是时时能感觉到来自邪教易感人群带来的威胁,在开展具体防范工作中,经常会把邪教易感人群拉入视线,从中排查过滤涉邪人员,除此之外很少系统全面分析研究这个特殊人群。通过调查走访,我认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管之无名。推究到反邪教斗争之初,邪教人员公开对抗政府,进行违法活动,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打击处理和教育转化上,而且还要随时应对邪教组织带来的新挑战,形势始终很严峻,反邪教工作触角一时还达不到邪教易感人群,各级文件、会议、检查考核等也没有这方面的工作要求,一直推延至今。农村基层因为上级无任务无安排,欲管无名,自然就放任自流了。

       二是管之无人。矫正邪教易感人群是一项复杂、长期的系统工程,牵不好头、管理不强就无法取得实效。虽然认识到矫正邪教易感人群工作的必要性,但在落实责任划分上却难以界定,没有违法就不归公安机关管,县以下未设防范邪教行政机构,都是兼职分管,结果常常是兼而不管,乡镇和村级反邪教协会也大都未成立起来,一时就形成无人统管的状况。

        三是管之无方。在农村基层,由于缺乏充分的实践,同时也得不到专业性的指导,如何对邪教易感人群实施防疫矫正,目前尚无成法可循。加上从事涉及到意识形态方面的较多,这正是农村基层工作人员薄弱之处,常常使他们感到束手无策,因而就畏难不前,致使此项工作一直难以全面铺开。

       四是管之无力。农村人员结构复杂,邪教易感人群鉴别困难,防疫矫正工作实施十分繁重,加之基层反邪教组织所处地位不够突出,协调各方能力有限,致使诸如资金来源、人才配备、物质保障等方面问题难以解决,由于没有必需的条件支撑,一些工作只能停留在计划之中,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工作的正常落实。

        五是管之无功。矫正邪教易感人群工作成效往往不是一蹴而就的,更多的时候是工作付出与实际效果难成正比,加上缺乏合理的绩效考核量化标准,奖惩机制就难以推行,实际情况多是劳而无功,工作人员积极性和主动性普遍不高,因此就出现当前“落实靠督促,出力凭良心”的消极状态。

四、农村邪教易感人群防疫矫正对策的可行性探索

        救赎每一个绝望的灵魂,是我们反邪教工作者的天职。在农村,一位常年与疾病打交道的老人哭诉“我不要大富大贵,只想平平淡淡过一生,可这人世间疾苦也没放过我呀。”还有更多的弱势人群,他们为了生活拼尽全力,但依然改变不了当下的困境,消除不了精神的困惑。我们有责任帮他们踏平人生路上的坎坷,把心里的苦痛转化成脸上的笑容,让他们重拾对生活的信心,使他们在受到邪教滋扰时能有强大的抵制能力。

借力农村形势大好转

        目前农村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形势十分有利于对农村邪教易感人群实施防疫矫正。一方面是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硕果累累,惩治了一大批横行乡村多年的黑恶势力,广大农民群众人心大快,特别是农村中的弱势人群得以扬眉吐气。另一方面是精准扶贫扎实推进,绝大多数贫困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帮扶,生活面貌大为改观,幸福指数明显提升,还有合作医疗等政策也惠及到乡村各个角落。农村形势大好转,为我们攻坚克难增强了信心、鼓起了力量。当前,我们正可借此东风,扬帆启程,去关注关照关爱邪教易感人群,切实提高他们抵制邪教侵染的免疫力,把农村反邪教工作推上一个新台阶。

引进中医“治未病”理念

        “治未病”是传统中医很早就提出的预防医学观点,正如唐代医圣孙思邈指出要“消未起之患,治未病之疾,医之于无事之前”。“治未病”理念是中医精华之内涵,具体操作是从增强人体正气提高抗病能力和防止病邪侵害两方面入手。这一理念对我们处理邪教问题也有着积极的启示作用,实际上我们一直以来也是用这一理念指导反邪教工作的。针对农村邪教易感人群的防疫矫正,不妨也从“内强正气”和“外防邪侵”两方面入手。

壮大农村反邪教力量

        通过壮大农村反邪教力量,努力开创反邪教工作在基层有人管、有人干、干得好的新局面。具体来说,一是加强县乡村党组织对反邪教工作的领导,乡镇及行政村成立反邪教工作站,落实专人负责。二是成立完善乡村反邪教协会,壮大基层反邪教自愿者队伍。三是倡导基层党员干部在反邪教工作中发挥带头作用。四是吸纳乡土人才,广泛组建矫正帮扶团。五是做好基层反邪教工作者的日常培训指导,提高业务水平。

建立易感人群信息库

       调动各方力量,走访摸排,收集易感人群详细信息,在仔细研究鉴别的基础上,一乡一库,一村一册,建档立卡。通过摸清底子,先把邪教易感人群拉入视线,只有做到心中有数,就会矫正有方。

依法警示打好“预防针”

        做到送法到人,警示到位,讲清邪教活动的违法性质,给邪教易感人群把这个“预防针”打好。在这一环节中,要明确邪教易感人群也是我们的群众,不是涉邪人员,是关爱的对象,不是打击的对象,工作方式方法要平和,杜绝强制逼迫等行为发生。

重点宣传邪教欺骗性

        发挥以往宣传工作优势,改面为点,集中发力。宣传资料要发放到人,并经常入户面对面讲解,让易感人群认清邪教反社会的本质,引导他们识破邪教的种种欺骗伎俩。

定向矫正帮扶解忧困

        邪教易感人群建档后,实行“一人一策”定向矫正帮扶计划。依托农村精准扶贫、大病救助、贫困救济等工作开展,协调各方力量,有针对性地为他们实施生活帮扶、安排就业、依法维权、调处纠纷等,特别是做好相应的心理疏导工作,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婚姻观、幸福观,同时引导他们参加健康向上的群众性文化生活,防止他们日常行为脱离正常社会规范。

严防邪教组织来侵扰

        在农村防范邪教滋扰,除了秉正固本,增强抵抗力外,隔离传染源也是非常必要的环节。在进行具体操作中,一是以村民小组为单位设立观察点,随时掌握易感人群的动向。二是定期入户走访,查有无接触邪教反宣品,与其交谈,听其有无涉邪言论,观其神情,看其有无“邪气”外露。一经发现易感人群有染邪迹象,及时采取矫正措施,以免造成“久疾成病”的后果。三是主动出击查处邪教违法活动,为邪教易感人群防疫矫正工作净化出良好的周边环境。

五、几点建议

        建议一:把邪教易感人群防疫矫正工作作为各级反邪教组织工作重要着力点之一,纳入议事日程。

        建议二:把邪教易感人群防疫矫正工作纳入反邪教工作考核范围,建立奖惩激励机制。

        建议三:建立关爱农村邪教易感人群常态化机制,并提供必要的条件保障。

        建议四:在农村基层设立易感人群动态观察点,定期采样收集信息,调研分析,把握工作动向和重点,指导农村基层及时调整对策,改进方法,切实提升反邪教工作整体水平。

      中共三原县委政法委    耿林昌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