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放眼世界 创业天地宽) >> 正文
国外高校课堂上讲不讲“政治”?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8/30 16:38:33 来源:环球时报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编者的话:中国一家媒体日前刊发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批评大学课堂上教师“呲必中国”的现象。该文引起“轩然大波”,有人大声叫好,有人激烈抨击。在大学课堂上,究竟什么该讲?什么不该讲?该怎么讲?不该怎么讲?这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有人认为,大学是象牙塔,本质上不存在“不该讲什么”的问题。但这只是理想状态。现实中,几乎没有哪个国家认为,对教师的课堂言论丝毫不设限是应当的,因为“当你(教师)站在讲台上时,你的学生通常只有听的份儿”。

        俄罗斯:侮辱自己的国家很危险

        俄罗斯高校的老师在课堂上会经常议论自己的国家吗?有俄罗斯朋友对笔者说,高校课堂上免不了会出现“某些热心政治的教师发出的个人声音”,其政治态度和见解也会或多或少影响到课堂上的学生,但是,只要教师遵纪守法,遵守与学校签署的合同,他就不会在课堂上“乱说”。
  
       “关键是法律规定”,朋友谢尔盖说,“没有教师敢在课堂上谩骂政府领导人,无论评说部长、总理,还是总统。随便骂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而侮辱自己的国家——俄罗斯的高校教师多半不会这样做。无论如何,在学生面前羞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俄罗斯大学生都是成年人,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和爱国情怀,教师信口开河,未必会受到学生追捧。假如某些教师脱离课程内容,散布反政府言论,学生们多半不会买账。”
   
       教师在课堂上搞“政治宣传”也不符合俄罗斯高校的相关规定。经济学教授在课堂上批评俄政府的经济政策与讲授俄罗斯必将发生“颜色革命”的观点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前者是专业课上的科学观点,后者则是违背学校相关规定的政治煽动。教师的课堂教学活动是传递科学知识,而不应是散布政治理念。大学教授固然都有自己的政治观点,但他们通常不会借上课之机,将自己的政治情绪传达给学生。事实上,的确有一些教授为了哗众取宠,喜欢批评政府,但他们十分清楚,如果他们的批评偏离课堂教学内容,就会被学生抛弃,被学校解聘。
   
       俄专家认为,法制社会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骂街,同时也不允许“严禁教师在课堂上谈论社会政治”的事情发生。俄罗斯的知识阶层有向政府说不的传统,尤其是高校“世外桃源里的知识分子”,通常喜欢讥讽时政。大学教师要有培养学生理性、科学地看待社会现象的责任,其教学活动应保持其应有的批判精神。如果一名高校教师有意识地散布种族歧视言论或批判政府的民族团结政策,那他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对教师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批评政府某些经济和社会政策的举动,不可随意指责。

       随着家用轿车的急剧增多,莫斯科政府今年推出了一些“超前式的停车收费规定”,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应。莫斯科一所高校的社会学教授不仅在课堂上对政府的新政进行点评,还请学生提交“完美停车方案”作业。俄专家认为,针对大学课堂上此类教学活动,就不能随意限制。(本报驻俄罗斯特约记者 汪嘉波)

        美国:应分享而非灌输个人政治观点

       在纽约州立大学上二年级的小张(化名)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选修了美国历史课,讲到独立战争时,老师建议到附近的博物馆看一看;讲到美国民主制度时,老师更是慷慨激昂,言辞中充满自豪。小张说,他注意到老师在讲课中从来都是介绍美国如何伟大,如何正确,绝不说美国不好。但老师有时候也会批评美国政府的某些政策,比如奥巴马的移民改革政策。
   
       另一名康奈尔大学的学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上过《美国当代外交史》《美国本土的冷战》等课程,在课堂上没听到过教师“抹黑”美国,刻意赞扬美国的也很少。不过,一名学术水平很高的教授倒是经常抨击“美国优越论”,他的课被学生们公认为“极好”。
    
       美国推崇学术自由,但美国绝大多数教授在课堂上严守中立原则,不作政治灌输。美国大学教授协会1940年制定的《学术自由与终身教职的原则声明》写道:教师享有在课堂上讨论其课题的自由,但他们也需谨慎,勿在教学中引入一些与讨论主题无关的争论性问题;当教师作为公民发言或写作时,不受学校审查制度与纪律之约束。由于他们在社会中的特殊位置,他们须承担一些特殊义务……
   
       事实上,教师在课堂上该怎么讲在美国也是争论话题。有人质疑:教师表达个人观点会给学生形成自己的看法产生不好影响吗?有人认为,课堂不该是教师观点的禁区。但分清分享与灌输个人观点是一个很有技巧性的工作,“关键是不要告诉学生该想什么,而是给他们更多可思考的东西。” 
   
       2009年,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社会学教授威廉·罗宾逊向他的本科生班级发送了一封严厉批判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方式的电子邮件,内含纳粹大屠杀的照片。两名学生告发了他,认为邮件包含反犹主义。罗宾逊的许多同事认为学术自由保护此类交流,但许多团体认为罗宾逊越界了,滥用了教职。

       教授历史课的阿伦森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我们讲授美国历史课的目的是要让学生正确了解美国的过去。美国的历史不长,但波澜壮阔,有许多重大事件和历史人物对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但美国也不是完美的,在我看来政府很多政策有偏差,我会及时告诉学生要用批判性思维去看问题,综合分析后再形成自己的结论。”


        德国:“政治正确”是一项基本功

       作为二战战败国,德国在致力于走出二战阴影的过程中,对高校教师的要求很高,“政治正确”是其中一项重要“基本功”。
  
       《环球时报》记者从德国高校联合会了解到,德国高校教师属于公务员,享有很高的政治地位。教师受宪法保护,领取国家工资,享有职业安全保障。不过,大学教师也要遵守各种政治要求。
   
       柏林政治学者曼费尔德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大学老师是国家和学生的桥梁。国家给公务员提供优惠政策的同时,也要求公务员忠诚,所以公务员要放弃一些基本权利:大学教师想有言论、集会自由,可以自由参加党派选举,但受到一定限制,比如不能罢工,不能在大学课堂上诋毁国家各种制度等。这是教师的义务。
   
       斯戴凡是波茨坦大学的一名教师。他本人具有较高的学术能力,不过有学生反映,斯戴凡在课堂上,遇到历史问题时,掩饰纳粹罪行。有学生还发现,这名教师参加过极右翼政党社会民主党的活动。州教育局对他进行调查后,将其开除公职。教育局认为,大学教师不能宣传纳粹思想,教师在课堂上必须按照教科书讲授真实的历史。
   
       法兰克福大学经济系学生索尼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德国大学对老师在课堂上的表现会进行反馈调查。每个学期结束,任课老师会发给每名学生一张评价表。评价表列出教师在课堂上的各种表现,比如是否紧扣教学目标,是否生动等等。
   
       像索尼娅一样,许多德国学生告诉记者,他们的任课教师,不管是资历浅的青年教员,还是资深教授,都很严谨,专注学术。他们也没有碰到过老师大发牢骚,或讲自己的政论。

       德国一所大学的社会学教师哈特维格对记者表示,德国老师有自己的各种权利,但在大学课堂上必须尊重学生的权利。比如,不能将自己的政治观点强加给学生,更不能在课堂上歪曲历史,抹黑国家,否则,就很可能违反德国的法律。

        日本:不允许大学滋生负能量

        一直自称“亚洲民主典范”的日本,在大学教育中非常“讲政治”。

       二战后,日本以大学生为“龙头”,以大学课堂为“战场”,打造起整个社会的精神支柱。政府提出奋斗到底的“大和精神”,并培养具有“完美人格”的公民。大学将培养目标“智德体”改为“德智体”。与此同时,日本采取立法手段设立了一整套教育法令。

       日本私立和公立大学的课程设置虽然有所区别,但核心都是为了实现国家的思想教育目标和理念。大学的教师会拿出政府的各种政策,组织学生展开讨论,最后形成相对正式的报告书。有“背景”的教授会通过各种渠道,将报告书送到决策者手中,以供他们参考。

       一味攻击政府的老师,会被认为“政治倾向有问题”“不客观”“不专业”,招致学生反感,甚至因触犯法令而被解聘。总之,大学里可以对政府政策公开讨论,但不允许为攻击而攻击。

       11月4日,京都大学吉田校区出现警察。当时,一些师生在校园内派发反政府政治传单,进行演讲。在大学校园里干这种事,属于“过激活动”。警方立刻进入校内调查,结果与学生发生冲突。警方出动上百名警察处理此事。

       日本将大学当作思想教育的重要基地,绝对不允许其成为滋生负能量的温床。甚至在社会上可以开展的各种政治活动,在大学里都得悠着点。

 


(共1页)[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