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视点| 中省领导|厅局领导| 市县|组织人事|纪委|办公室|政法|部局|开发区|企业 |院校| 医院 | 镇村|领导广角| 当兵的人|选调生|大学生村官|

  • 今天是:
  • 站内搜索:
  • 设为首页
  • |
  • 加为收藏
今日推荐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智慧文苑 >> 正文
娘这一辈子
领导干部网 日期:2019/12/21 19:18:15 来源:
【字体: 】【打印】【关闭窗口

      张勇

       娘快七十了,每天刻在脑子里的有三件事——吃药,锻炼,干活。我问娘为啥总忘不了这三件事?娘说:“吃药,是没办法;锻炼,还不是为了身体好点,少给你们添麻烦;女人不干活,谁干?”娘这一辈子过得很苦。

      娘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初,家里姊妹多,条件不好,从小就省吃俭用,过年都舍不得买件像样的衣服。我和妹妹参加工作后,时常给娘买衣服,买鞋,娘没有一次不唠叨的,理由只有一条——她个子高,我们买的她穿不上。其实,我们都知道,娘是怕花钱。2009年,我结婚买房子,娘小心翼翼地从大衣柜里拿出存折放在我手里,说:“买个大点的房,我和你爸怎么都过得去。”那一刻我才知道,娘不是怕花钱,娘是怕乱花钱。

      娘爱干净,是出了名的勤快人,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院里院外,一尘不染,一年到头,啥时候都可以看到她忙碌的身影。进入腊月,更是一刻不得闲,扫舍、备年货、蒸年馍……娘的腰要疼一个月,累了、疼了,休息一会儿继续干。我很不解,问道:“过年不打扫房子又能怎么样?”娘说:“老祖宗留下的传统不能丢,做什么事我们都不能忘了本呀!”

       从我记事起,娘的身体就不好。娘年轻的时候时常胃疼,这一疼就是十几年,老了老了,又是高血压、冠心病、腰椎间盘突出……在我的记忆里,娘经常都在跟各个医院和各式各样的药片、药丸打交道,吃药成了娘每天的“必修课”,但是,娘从来不会把生病的事情告诉儿女,就连2007年做脑膜瘤手术,她都没让父亲告诉在外培训的我和即将参加毕业考试的妹妹。我知道,娘是为了让我们安心干好自己的事。

       小时候,父亲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在外出差,生活的担子全都压在娘一个人身上。娘要上班、管家,还要照顾我和妹妹,忙前忙后,就连去省城看病都不得不带着我和妹妹,可是,娘从来没抱怨过一句。长大后,我多年在外从军,上军校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为了克服我们的“想家关”,军校规定不允许学员随便给家里打电话。我清楚地记得上军校后的第一通电话,娘在电话里号啕大哭,“我这会儿正在你房间看照片呢,你啥时候回来呀?妈想你了……”还没等娘把话说完,电话这头的我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娘从来没有对艰辛的生活低过头,却为思念儿女服了软。

      毕业分配后,我的工作单位离家一千多公里,每年只能回家看娘一次。每每我休假回家,娘都很高兴,早早就跟父亲到车站等着我。火车进站的时候,老远就能看到伸着脖子张望的娘。

       现如今,我转业回地方工作了,但凡有空,我都会带着爱人、孩子回家看娘。娘能分辨出汽车喇叭声,每到节假日,娘就在家等着,只要一听到我的车喇叭声,立马就小跑出门迎接,打开车门,一准儿给孙子一个大大的拥抱。推门进屋,吃的、喝的摆满了桌子,就连桌上的水果都是娘提前削完皮、切成块的,“让你爸带娃买玩具去,你俩歇着,我给咱做饭。”娘一边忙,一边笑……

       苦了一辈子的娘老了,白头发多了,眼睛也看不清了。我时常问自己,我能为娘做些什么呢?想了许久,我才明白,也许不让晚年的娘感到孤单和无聊就是对娘最大的孝顺了。
 


(共1页)[1]